在狭义相对论情况下,四维时空可以用\(x_{\miu} (\overrightharp{x},ict)\)表示,电磁场势也可以用四维势\( A_{\miu} (\overrightharp{A},\frac{i}{c} \phi)\),那么以下两个式子

\[ \overrightharp{B}= \nabla \times \overrightharp{A}\]
\[ \overrightharp{E}= -\nabla \phi – \frac{\partial{\overrightharp{A}}}{\partial t}\]

式子中的势函数和电磁场的关系可表述为

为了电磁场的统一表述,引入电磁场张量 \( F_{\mu \nu}= \frac{\partial A_{\mu} }{\partial{x_{\nu}}} -\frac{\partial{A_{\nu}}}{\partial{x_{\mu}}} \),将其展开为

参考文献:协变形式电磁场方程,王永龙,临沂师范学院学报,第32卷第3期,2010.06,p82


2017.03.18 感谢 Joyful Physics 的指正,标题中将电磁场张量写成了自由能,我竟一直未曾注意。我想也许自由能也是F,计算熵的原因导致脑子都是自由能吧。尴尬。

2条评论

    1. 作者

      啊,我错了,是电磁场张亮,写的时候怎么写成自由能了,真不知道在想什么,尴尬,现在修正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