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社,是我们村的一个村民,跟我爸是朋友。孙社的母亲,大家都叫社妈,是我婆的老朋友。

社妈耳背,浑身又脏又臭,也许是孙社给钱不多吧,平时与她老伴捡垃圾为生。她总爱骂人,朋友很少,愿意听她说话的人很少,我婆是其中一个。

很多时候她捡完垃圾路过我家,都要进来跟我婆聊天。我婆就耐心听,时不时大声问她,与她互动。

我曾经给我婆和社妈拍过照片,他们两个在一起聊天时我拍的。

后来我婆癌症不治,从医院回来躺在床上。

我婆于2015年6月11日过世,享年84岁。去世原因为肝癌晚期。社妈对我忧愁满面地说,她没有朋友了,说我婆人很好,我爸人很好。

去世前,社妈来了她房间,坐在那里,给我婆揉肚子。我婆肝癌晚期,肚子很疼。

后来,我婆走了。社妈来到丧礼,一个人坐在灵前,不说话。

我们在忙着办丧事,她一个人坐在大门外的石墩上,从白天坐到晚上。

我婆过世后,我回到家半路遇到社妈,叫他“婆”(她耳朵很背,我婆当时跟她说话总要大声说,还给我笑着说她耳朵听不到,真急人)。她看到我,略有激动,每次都要说我婆人好,我爸人好。

再以后,几乎见不到她了。其实每次见到她也只是偶遇罢了。

再这几年,我没有再见过她。

今天下午我妈给我说,中午时候,社妈不在了。

我泪流满面。

希望社妈和我婆在那边能重逢,继续做朋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