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文章中看到这段话:

古人学习几何更是困难,据说当学到‘一个等腰三角形的两个底角相等’这个定理时,好多人就无论怎样都学不会了,因此这个定理又叫‘驴子的梯子’, 指它难住了一大批人。直到现在,平面几何的一些知识或者立体几何的一些定理仍然难住了一大批人,大概学习数学需要一些天赋吧。因此当国王多禄米向欧几里德 讨教学习几何的捷径时,欧几里德告诉他:“在几何里面,没有为国王提供的捷径。”

此话不假。

看看现在人的智商和一百五十年前物理学家们的智商就知道了。

在一百五十年前,物理学家们主要研究的问题是麦克斯韦的电磁学,牛顿力学以及热血等等其他学科。那时的人们不知道有电子质子中子等物质,甚至认为物理学已经发展的很完美了。我想说,在任何时候,总有人会有类似的想法,因为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的。

在海森堡发现矩阵力学之前,只是少数数学家知道矩阵,大多数物理学家还是会偏微分,直到现在,物理学家最喜欢的仍旧是代数方法,而非矩阵之类的“奇异”方法。他们喜欢传统上的,被大家熟悉的表述,尽管它表述起来很复杂,甚至不直观。当代物理学家没有一个不知道矩阵的,就连大学生都学矩阵,矩阵的作用已经变的举足轻重。在一百五十年前,这是难以预料到的,而且,当代人谁又能预料到未来会有什么数学是被广而熟悉的呢?答案是肯定还会有的。

现在,一个物理学家想要练就自己的技能到真正独立研究,已经不想一百五十年以前的人们那样容易,他们二十出头就可以拿到博士学位,因为所需学的知识和现在比起来真的是少了太多,也简单了不少。但是当代人切不可嘲笑那时人们的智商,因为他们只能研究他们所发现的,他们并不比我们差。

那上面所引文字中说的又是什么情况呢?上面的情况是说,大多数人的智商仍旧进化的很慢。科学技术在突飞猛进,很多人除了能学会如何利用科学之外,并不懂得为什么会是那样。在实用主义深入人心的中国,这更是一条被堂而皇之接受的金科玉律:“学那个有什么用呢?有用才值得学!”毕达哥拉斯要是还活着,这些发此问的人们恐怕什么都学不到,就愚昧之死吧。

最伟大的知识往往不是在学习的时候就能预见到其作用的,而是在学懂之后才要靠自己去将所学的知识应用出去,去改变世界。这是伟人们做的事。

试问,马克思和恩格斯写资本论,自己过的穷困潦倒,按当代中国人的世界观来看,一定会嗤笑他们。嗤笑他们肚子都吃不饱还学别人写书,甚至连老婆孩子都不顾。可是,嗤笑他们的中国人啊,你能活着,你的父母能活着,你的祖宗能活着,全是靠共产党,靠马克思主义的指引,靠伟人的领导。

还有人会嗤笑,死了才会对后代做出贡献,后代才认可你,活的憋屈的,有意思没?我想说,这正见证了问此问题的人的愚昧无知。如果没有他们,你的父母就不会结合,你就不会存在。为什么?因为祖辈恐怕都已经被日本人杀害掉了。

人类的进步,靠的却是少数人的智能。幸亏人类是个社会性动物,因而个别人的智能能够带给所有人进步,否则,愚昧的人恐怕就会被淘汰掉了。

人类智能很有意思,尤其是将关注点放到那些闪耀着光辉的个别人物。——他们为什么会那么聪明?从欧几里得到爱因斯坦,人类的智能被少数几个人引领向前。为什么这么几个人能这么聪明?

我想说,侏罗纪公园中有句话能放到这里用——“Life finds the way.”

最近几十年流行起来的混沌理论能解释生物体中的不均匀,也能解释人类群体中个别人为什么会聪明,但绝不会指出谁会是伟人。以现在的知识做不到预测,而且我相信,生命真的很复杂,再加上社会化的生命体,要做预测是不可能的。

因此,有很多人才会研究伟人的传记,会做样本测试,会写很多论文来研究这些东西。可是,这种概率性智能的出现,真的很难通过标准化的测试寻找出其确切的原因。当然,我们也发现了很多有用的结果,比如改善饮食、充分休息可以增加智力,多读书可以变聪明一点等等。甚至有少数遗传结果也支持遗传能够改善智力(肯定会改善啊,要不然我们为什么比原始人聪明呢?)。

有一次我看到一群小孩,他们互相追逐,大呼小叫。我顿时联想到我在动物园猴山上看到的猴子。你去看猴子的时候,它们的玩相就和这个类似。我也是人,我也玩,因此我也感同身受,我们玩的时候还是避免不了动物的性情。有些不这样玩的人们其实不是不玩,而是玩的更“高级”。他们像跳蚤一样跳上跳下,为了利益互相争夺,不知满足。他们在闲下来的时候互相攀比,互相讥讽,吵吵闹闹的样子——还是像猴子。

人类的智能很有意思,从古至今,其智能高度分布就很有趣,在任何时代,都有一大群人很愚昧无知,也有一大群人智能平平,另有一大群人智力超群,还有一大群人成为天才。就拿现在的科技来说,有一大群人不懂的什么是高科技,他们过的虽然幸福,也有美文说这才是生命的真谛,但他们和上一辈、上上一辈人没多大区别,这样的例子有,比如某丛林里的某部落,其仍旧沿用着几千年人的生活习俗,智能低下;有一些人不知道高科技,但见过,甚至会使用,比如用电视、用收音机、用手机电话等等,他们不一定听过人类文明史上的闪光的伟人的名字,但是他们会用,他们是使用者。这种人多见于老年人,这不怪他们智能不够,而是社会决定的,如果近代中国从来没打过仗,他们不会是这个样子,他们一定会在电视机出来的那个年代就用上电视,就好像现代社会下手机和互联网刚诞生的时候就有中国人用上手机和网络一样,他们的落后是人类历史原因造成的,但是这仍旧属于第二群人。第三群人智能不错,跟得上科技潮流,甚至成为创客,创造着自己的小科学小梦想,甚至心怀大梦想。这群人智能超群,异常勤奋,但可以说他们做的事都不深入,说浅一点,就好像是在玩,而且美其名曰就是要玩才开心。嗯,他们没错,人毕竟是需要玩着才开心,才像活着,才活的开心,不幸的是,我就是这一群人之一。还有一群人,他们吃苦耐劳,聪明无比,甚至冒着不合群,放弃享受,放弃人生很多激情和美梦,埋头钻研在别人看起来毫无用处的世界中,在默默的为人类的进步做出贡献。

人类的智能啊,什么时候才能够都变得高度进化呢……根据人类的天性,我想这也是不可能发生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