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别离这部电影以一对夫妻在办理离婚开场。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女方要带女儿移民,希望丈夫也去,丈夫不去是因为家中有年迈且痴呆的父亲需要照顾。最终法官驳回了离婚请求。

之后女方为家中请来熟人的亲戚当保姆,自己住在娘家。之所以不远离这里是因为女儿在丈夫那里。女儿之所以不跟随母亲是因为她希望父母不要离婚,而且她知道自己要是呆在父亲这边,母亲就不会走远。

保姆是瞒着丈夫来工作的,是因为丈夫失业,躲债,精神衰弱,自卑敏感,每天要吃大量的药才行。她已经有四个半月身孕,为了帮丈夫还钱才出来工作。她是一个四岁女儿的妈妈,同时也是虔诚的教徒。

有一天痴呆的老人私自外出,保姆为了救他不幸被车撞了,胎儿已腹死胎中,她第二天下午看病后才得知的。看病期间她将老人手绑在床头,老人翻身跌落到地上。在保姆回来之前,被提前回来的丈夫看到。他在保姆回来后便赶走她,并拒付工资,将保姆推出门外。

保姆在楼道痛苦,被邻居看到,并安慰。第二天保姆住院,医院证明胎儿受外力撞击已死。保姆的丈夫得知后便将这一家人诉诸法庭。他的性格和言语在法庭上得到了教训,他被关押三天,而男主人被判刑1至3年,但可交钱保释。女主人为了女儿,不惜抵押掉她母亲的房产证,换得丈夫出狱。由于之前发生在他身上不公平的事,保姆的丈夫感觉世界非常不公平,到女儿学校找到作证的家教,指责她做假证。女主人开始非常担心在此学校读书的女儿的人身安全。

影片从这里开始,才是真正触动人的地方。保姆的丈夫敏感自卑,脾气很大。这让我想到了我。看了这部电影,我知道了我的脾气是怎么来的了。我自卑,穷困,啃老,这种感觉让我抑郁。同时,我又懒惰,逃避,这种感觉让我非常难受。我想改变现状,可又懒惰到每日只是逃避。

老人的儿子,即此家中的男主人,是个理性的人,但同时又非常的固执。虽然到最后他的坚持没有任何错误,但是从道德上讲是站不住的。他应该出于对女儿和妻子的爱,放下自己的尊严,咽下那口气,可是他没有。而他的妻子,虽然在影片一开始的时候看到她的观点很偏激,甚至要让丈夫丢下患痴呆症的公公,遭到法官的驳斥。但后来她为了女儿的安全,然后又找保姆的丈夫私了。她做了很多,算是仁至义尽。可她的丈夫并不领情,甚至遭到他的讽刺和敌视,声称保姆的流产不是他造成的,不能被冤枉,给了钱就等于是认罪。不断的争吵告诉我们,夫妻二人缘分已尽。而他们的女儿,一直在隐忍着,希望他们能够和好,不再争吵。可惜,这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愿望。

保姆知道这件事要私了时,便偷偷找到女主人,说孩子其实在这之前已经死亡,她不能拿钱,因为这是罪恶的。同时她又不希望丈夫知道此事,希望女主人不再给钱私了。虽然女主人当时答应了,但后来还是和丈夫到了保姆家中,在众人面前办私了手续。男主人在支票上签字之前,要求女主人手按《古兰经》发誓,孩子是他害死的。保姆虔诚,便迟迟不愿发誓。在丈夫着急逼问下,她说出了实情。丈夫便自残,掌掴自己。我想到了我自己。我的行为不就是这样子的吗。只是,丹丹已经不愿再爱我。

人生就是这种,跟戏一样。多少大事小事,到最后让彼此痛苦。欢笑只是短暂的,活着是一种修行。只可惜,我不懂的是,这修行得来的,到底是什么呢。

还有。从该影片中的夫妻二人的表现中可以看到。两个人工作都很好,家中环境殷实,换来的确是彼此高度的自尊心,换来的是彼此高度的自负,那种对彼此的不可一世。这都是用外壳将自己装饰了起来,其实彼此的内心里已经没有了爱,更没有了感动,剩下的,就是按部就班和麻木不仁。

这给我敲了一声警钟。这一声,是我不知该说什么,该怎么做才好。他们的问题很大,可该怎么解决呢?我不知道。因为,我连自己的问题,都不知道该如何解决。

也许,都丢下那可笑的自尊,不再苛责,让爱变的更多,彼此尊敬,会换来和睦吧。

影片最后的片尾是一个长镜头。夫妻二人坐在楼道中,而且是隔着一扇门,各自低头,等待女儿最终的选择。两个人都不说话,也不看一眼。缘分、感情和珍惜,在此处依然无影无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