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教师是一个具有光环的职业。听起来很不错,但是如果不聪明,生活就会很窘迫。

高校教师也是一种职业,是职业,就有做得好的,有做的不好的。“书呆子”教师就是所谓的“燃烧自己,照亮别人”。这种人在精神上是伟大的,但在生活中,他的“迂腐”会变成“自私”。因为,他还有家庭要养,仅仅凭借自己的兴趣来做事,钻研进去,恐怕并不是负责人的选择。

大的来说,高校教师分为理工类和文科类。理工类相比较于文科类来说,大体上是好一些的。当然,某些文科类也过的非常好。比如我一个搞雕塑的熟人,他的导师就是教雕塑的,会接很多雕塑单子,很能赚钱。其实,从上面这句话就看出来了,高校教师要过得好,不是只研究和教学就可以的。他的光与热,不是只发在学校里,更应该是发到社会上。

所以,高校教师的收入问题便出来了。有的教师收入很低,仅仅依靠教学和自己的项目来生存。当然,理工科的项目资金很多,有些人用这些项目就可以活得不错,但是有的专业,甚至是某个细的方向,项目资金很少,教师还是过的很窘迫的。文科就更不必说,简单举个例子,高校里教授政治课的老师,大概是没有教授专业课的老师过得好吧?因为,政治这个东西,除了上课外,还能用到哪里呢?哲学课也类似。除非对内容进行变通,或者自己出版专著。当然,能出版专著的话,头脑是不会那么“呆板”的,他一定已经另辟蹊径获得收入了。

因此,随着社会的进步,高校教师的收入观也应该打开,不再那么狭隘。当然,有的人,热爱研究,喜欢钻研,家境丰厚,是可以不管不顾其他,潜心造福于人类。这种人其实值得鼓励,因为正是这种人,是真正能带领人类大步前进的人。当然,如果他花时间去做别的事,也不能说他不会带领人类进步。这个嘛,懂的意思就好。

拥有较高收入的高校教师,有人把他们分为了四类:

本处内容来自:http://news.xinhuanet.com/edu/2011-11/03/c_111142199_2.htm

武汉大学社会学教授尚重生将高校中的富教授分为四类:

一是“学霸”,现在大学的学科点如硕士点、博士点、博士后流动站都是学科点负责人制,学科点负责人实际上是一个自然人,他把学科的资源全部垄断,比如学科博士点的经费、命题、改卷、招谁不招谁、立项、出国、学术会议。

二是所谓“权威”,他们已经控制了国家的一些课题,是专家委员会的成员,虽然是搞学术的,但由于各种关系积累了一些人脉资源,项目资源非常多。

三是“学官”,亦官亦学,比如副校长是博导又是教授、后勤部部长是教授,这类人也很有钱,因为这类人行政资源和学术资源都有,并且可以把两类资源结合利用。

四是大学教授兼职,去其他学院兼职或者在外当董事,有的在外直接有公司。另外还有一些人脉关系比较好的,能搞项目的,一个项目挣钱数以百万计。

由此看来,高校教师要让自己家庭过得好,都不是说简简单单拿拿课题经费,好好上上课,多发些文章的事,而是要在多方面全速运转才行。

我有一个老师,他教电动力学和数学物理方法,多年来一直是副教授。我相信他很有能力,想努力到教授级别是很容易的事,可是他不着急,因为他把教育当作自己的工作,但更多是当作自己的一份后勤保障。他自己另外开有软件公司。他是一个认真的人,负责的人,我相信他的公司和他的教学都是非常优秀的。他还提供我们毕业实习的条件,对学校来说也是一个好资源。这种就是达到了共赢。有能力的人,就该发挥自己的能力和长处,而不是拘泥于职称之类,抠学校和国家的资源,然后“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似的搞研究。当然,就像上面说的,这种人要这样做,是要付出代价的,但是,人类又必须有这种人。这里面没有谁对谁错,只有对谁合适对谁不合适。

但是,生存下来,而且生存的比较体面,这是作为一个社会人,是作为有家庭的人的责任,且责无旁贷。作为一名物理学类教师生存下来应该不是问题,接下来的问题就变为,如何生存的非常好。路非常多,而且都不难走,所需做的,就是努力努力再努力。

本处出处为:http://news.xinhuanet.com/edu/2011-11/03/c_111142199_3.htm

今年5月一次研讨会上,身兼3家上市公司独立董事的云南大学副教授尹晓冰道出了一个高校里众人皆知却无人言说的“教授尴尬境遇”——他把大学教师分在“金字塔”的各个部分,处于底端的是仅会讲课的教师,中间的是又会讲课又会拿课题的,顶端的是“学霸”和担任行政职务者。

媒体报道称:已有11年高校教龄的尹晓冰是“70后”,3次获云南大学青年教师课堂教学比赛一等奖,被某网站授予“2009经济及管理专业最受欢迎十大教授”。他告诉媒体记者,他用在教学上的精力约占1/3。

这位手机号码有7个8的教授与同行交流时“善意提醒”,大学教师如果想顺着“金字塔”发展,做好教学是基础,但一生把全部精力都用在教学上,是“毁灭自己,照亮别人”。

但是,北京晚报上有篇报道里提到了下面的建议:

本处出处:http://bjwb.bjd.com.cn/html/2012-10/26/content_152794.htm

建议高校教师公务员待遇

专家建议:高校教师应该得到社会中上水平的收入。应明确对高校全职教师实行公务员待遇,甚或建立专业技术人员的公务员系列。应建立统一性的工资制度,使相同职位的教师的收入基本相同。同一个学校的各个院系,同样级别的教授,其工资应基本相同。北京市属各高校之间、市属高校与部属高校之间,同样级别教师的收入应该基本持平。

对教学、科研工作相对突出,工作时间较长的教师,提供特殊的物质奖励。对踏实教学、保证质量的教师提供特殊津贴。

应该对教师提供合理的市场保护,给他们构建一个防波堤以缓解市场的冲击。为此,应该为教师提供最起码的甚至相对充分的福利,包括住房、医疗、子女教育和老人赡养。

同时,应该规范高校和教师的市场行为,将市场经营限制在狭小的范围之内。如限制教师的个人性市场经营。限制教师在外兼职全职和半职职务,禁止开办公司并担任负责人。

由这段话知道,有机构在关注教师收入和分配问题,提出的建议部分也挺好的。最后一条的“如限制教师的个人性市场经营。限制教师在外兼职全职和半职职务,禁止开办公司并担任负责人。”就有些一刀切的嫌疑了。有的教师,比如上面说过的我的教师,他这样做,就是发挥自己的最大能力,既帮助自己过的更好,又帮助学校扩大资源,而且把丰富的经验带给学生。

从政治中的“效率与公平”来说,上述建议是“既没效率,也不公平”。用大白话说,就是,这种建议是一种“穷人思维”——希望大家都一样。这样,能力差的,境遇不好的心里平衡了,能力强的被绑住了翅膀,甚至他本来会是一位优秀的教师,但为了获得更大的成功,他会挣脱束缚,选择辞职。这种建议是对这类优秀人才的扼杀。所以,这种建议不见得就是好的。非要进行变革,也必将是一个复杂的问题。

高校教师这一行,有利有弊。就看如何手握“利”,想办法消灭“弊”了。聪明人,充分发挥聪明才智,这个就不是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