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看一段视频:

艾玛·沃特森联合国演讲:谈性别歧视

这个演讲视频的网络评论里有一条我很认同,看评论,也得到了很多网友的认同。即

我的意见跟沃玛是一样的。我曾从另一个角度出发简单地说过。当要求一个男人大方,慷慨,大度,强壮等等之类的各种“这才像个男人”的时候,跟要求一个女人应该温顺温柔体贴做家务是没区别的。都是不人权的。人权意味自己自由地选择,以及自己选择承担的部分。而不是由外界来强加和定义。

从第一、第二次工业革命和两次世界战争之后,女性的地位逐渐变得重要起来。女性在社会中可以担任很多工作,而且这些工作比男性做的更好。比如理财,会计,秘书,人力资源,文学艺术等等等等。这种情况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之后变的更加明显。很多女性编程员、计算机操作员、出纳等等岗位都出现了大量的女性。传统的汽车制造,机械类还是男性居多。这从一个角度反映了,女性固然在自然构造上弱于男性,但是在不需要体力,而需要一定脑力的一些方面甚至会做的比男性更好,即男女在大脑上的区别并不明显。现代社会,这种男女的能力差别已经越来越小,尤其是现代的白领阶层。在女人变得越来越强大的时候,女权主义如果不加以控制,就很容易演变为无选择性的维权。

现代社会,知识分子如果想要生活,男人女人其实都可以养家,至少能养自己,甚至还带一个孩子,而且这种例子已经屡见不鲜,早已不再像古代一样难以实现。单亲家庭的增多,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男耕女织的时代已经过去,如果女性要求“男耕”,女性就得“女织”,这本来是一种平衡。中国强调阴阳,男阳女阴,这是古话。在古代社会,将男女位置调换,恐怕家庭难以维系,现代社会已经没有那么明显,女强人越来越多就是一个例子。

所以,人与人应该公平。男女在一起,各有分工,不再分谁应该做什么家务,干什么工作,而应该将重点放在发展幸福上面,不再计较男人不能做什么,女人不能做什么,把精力集中在对彼此的尊重和维护上,那么幸福,就会围绕在身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