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看水浒传,林冲被安排到草料场看管草料。草料场就林冲一人,加上大雪纷飞,想必也不会有人来偷。

由于大雪,本来就屋顶破烂的茅屋也倒塌了半间。他收拾好被褥,离开草料场,还仔细锁好栅栏门。网友在弹幕里说:“潦倒却不敷衍,是一种很大的本事”。这句话点醒了我。

曾几何时,我做事也是这样,再潦倒难受也不敷衍,现如今,我却与以往差异很大。

以旧时候的我看现在的我,恐怕会是一脸鄙夷,甚至都不会成为朋友吧。

看这些好的电视剧,出现了好的人物,网友们对他的一些评论,真的是令人醍醐灌顶,让人警醒啊。

以德报怨,彰显大丈夫的高德。

可无奈,善心总遇恶人。越善,恶人反而就越恶。

林冲高德,善待他人,无奈遭人频频暗算。

林冲是个老实人,若在盛世之下,当属圣人君子。无奈生在乱世,越善,越被欺。

看当代,多少人变得越来越为了钱而昧良心,甚至丧尽天良。

受人欺负,以德报怨,换来的却依然是贪得无厌,反遭虐待。

这又是一个人善被人欺的年代。

若以德报怨,何以报德?难道要受尽凌辱,继续忍气吞声吗?

在此道德乱世,唯有自保,只将真心对真心,才是可以。

盼下辈子,可以踏踏实实做个老实人,不受人算计。

若我真是恶人,只求早日下地狱。

也同盼,恶人早日遭报应。

善人有善终。

“这面镜子不能教给我们知识,也不能告诉我们实情.人们在它面前虚度时日,为他们看到的东西而痴迷,甚至被逼得发疯,因为他们不知道镜子里的一切是否真实,是否可能实现”。

——阿不思·邓布利多

厄里斯魔镜(THE MIRROR OF ERISED)出现在小说《哈利波特》第1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中中,被描述为非常气派的镜子,高度直达天花板,金色边框,底下是2只爪子形的脚支撑。顶部刻了“厄里斯 斯特拉 厄赫鲁 阿伊特乌比 卡弗鲁 阿伊特昂 沃赫斯”(Erised stra ehru oyt ube cafru oyt on wohsi),厄里斯魔镜能够使人看到自己内心深处最迫切,最强烈的渴望。(It shows us nothing more or less than the deepest,most desperate desire of our hearts.),也因为这个特性,它被作为保护魔法石对付伏地魔的最后一个道具。邓布利多也曾警告过哈利“这面镜子不能教给我们知识,也不能告诉我们实情.人们在它面前虚度时日,为他们看到的东西而痴迷,甚至被逼得发疯,因为他们不知道镜子里的一切是否真实,是否可能实现”。关于其顶部府篆:“Erised”倒过来,就变成“Desire”(渴望)。就像哈利说的“你可以看见你想要的”(“you’ll see what you desire”)。厄里斯魔镜顶部的符篆如果倒过来看的就是:I show not your face but your heart desire. (我所显示的不是你的脸,而是你心里的渴望。)(更多介绍请查看哈利·波特中文维基百科:厄里斯魔镜


我想说的是,在我们现实生活中的厄里斯魔镜是什么呢?

它让我们沉迷,自醉,难以自拔,带来虚无的快乐,却带不来知识、带不来真实。

我找到了一些东西符合它,比如娱乐节目,抖音上的部分无聊内容,纯娱乐的网络视频或小说,没有多少知识增长的游戏,泡沫剧,泡沫电影等,好像有很多很多很多。

不得不承认,沉浸在里面是快乐的,但它就像毒品,这种快乐是不真实的,也没有任何智慧和知识的增长。远离它,并不要再尝试寻找它。

我截取了电影的片段,分享在这里。

 

一个人,尤其是有抑郁症的人,一定要自己开导自己。

而开导自己的一个有效办法,就是学会欣赏自己。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缺点和优点。

除了将注意力放在自己的缺点之外,还应该看看自己的优点,看看自己多么的与众不同。

(另外,某些人不要对号入座,比如一个人总是怪别人害了自己,不在这个讨论范围内。因为抑郁症患者不会怪别人,只会怪自己,觉得自己该去死。)

自己也许要什么没什么,甚至健康都没有,那么该怎样欣赏自己呢?

要知道,与自己遭遇相似的人,是大有人在,只是我们彼此不知道罢了。

还有很多先贤,他们的境遇,可能比我们还要遭。

但是,他们选择自己的长处,看淡,看开,放手,洒脱,无欲无求,只将自己内心的最渴求的想法付诸实际,就会换来人生的大灿烂。

他人若无情,则该寄情于他处。

比如,司马迁写史记,比如曹雪芹写红楼梦,亦或寄情山水如王维,寄情科研如牛顿,诸如此类。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

不要再悲观厌世,被他人左右情绪了。

欣赏自己吧。

回过头,你会看到,当年大写大风大浪,可能也只是一个水花。

人来到世上,生而为人,是因为为了付出爱,得到爱。

什么是爱?

爱,就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好。

爱情,只是其中一种。

但是,很多人把爱理解的太狭义了,认为爱情跟爱就是一回事。

无论是广义的爱,还是狭义的爱情,这里面的爱,都是为了使对方更好。

最高尚的爱,是无私的,但,稍微求一点回报的爱,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天底下除了父母至亲之外,很少有其他人不想从你这里图点什么。

而在爱情里,一个人首先要做的,就是要认清楚你想要爱的那个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毕竟,你就算什么都不图,但至少也不是为了自我伤心吧。

也就是说,不要让你所爱的人不断的伤害你。

因为你还有一个人要去爱,那就是自己。

爱自己,也是很重要的。

你为了ta倾家荡产,你为了ta四处奔波,累的气喘吁吁,而ta却不断抱怨,一味提更多的要求,那么,我认为你一定是爱错了人,那个人不值得。

你累了,你哭了,却糟ta嫌弃和恶心,那么你应该收手了。

该爱自己了。

不要像《致青春》里的阮莞那样,奉献了自己的所有,包括生命,换来的却是不断的伤害。

与其这样,不如一个人,好好爱爱自己,爱爱家人,做做事情,让未来变得可期。

在盛世,一个国家越来越安定团结,大家需要的是匠人,即理工类人才。因为社会建设的需要,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所以理工类人才是最吃香的。

在乱世,一个国家四分五裂,社会在倒退,越来越多的能工巧匠就成了无用之人。为了将乱世重新整合,熟悉历史、心理、社会、经济(虽然也可以属于理工类)、政治等方向的人才,国家将会非常需要。

所以,到底学文还是学理,一定要有自己的职业规划和调研。

说到底,还是下苦力的人任何时候都需要啊。

唉,人生。

我们知道,老故事的名字是这样的:一个和尚提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

可是,我遇到了两个和尚没水喝的问题。

这两个和尚中,第一个和尚还是那个和尚,第二个和尚加入后,只知道喝水,从不提水,也不抬水,宁肯渴死也不提水,有万钧不破的意志力跟第一个和尚耗。第一个和尚也不是耗不起,而是比较阿弥陀佛一点,老老实实提水。

于是,第二个和尚变本加厉,还死活赖着不走,那么该如何破解呢?

第一个和尚如果继续提水,或者阿弥陀佛一点,最终将把自己累死。

而第二个和尚呢,越来越像一个寄生虫,无比流氓的寄生虫,甚至还叫上七大姑八大姨来喝水,没一个人帮忙。

你说,第一个和尚该怎么办呢?

逃离?自己的庙,为什么要逃离呢??

赶第二个和尚走,就凭那股子阿弥陀佛的劲儿,赶得走第二个和尚吗?

可否叫来第三个和尚,合伙把第二个赶走呢?可以试一试。万一他俩成一伙了,岂不更惨。

看来看去,一开始就不应该让第二个和尚加入,自己勤勤恳恳多好,也得一片安宁,还能活的久一些。

你说,如果真这样做了,第一个和尚自私吗?

难道不分享就是自私吗?我看不是。

如果真是自私,那也比第二个和尚好啊,起码自己不靠别人,不是寄生虫啊。

再说了,太平盛世下,活的宁静长久一些,难道不是每个人所追求的吗?


PS:图是我画的 😀

只要有通透的空气,看向哪里都是风景大片。

对比一下我所在的地方,如果今天空气能见度很高,远处的山也看得清楚,那么你看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看起来也像是电影画面。

无论是晴天,还是阴天。

记得去年去日本,在东京感受骄阳,在大阪和京都感受多云,在广岛感受台风,尽管天气不同,场景也在变换,但处处都是风景。

我不禁感叹这里能见度真高啊,看哪里都舒服。

于是我意识到,通透的空气,不仅对人体是健康的,对视觉也会非常友好。

通透的空气所带来的的风景大片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看到这些风景大片后对心灵的震撼,和对心情的影响。

古人总说,相由心生,境随心转。可惜,我没有古人这么超脱,我总是心随境转,达不到境随心转的境界。

我也许是过于感性吧。虽然我是搞物理的,但我以前差点去当艺术生。所以,我觉得我是感性加理性的混合体吧,而且是一半一半,不相上下。

因此,自然界突然出现的各种美,便能将我瞬间感动。

可惜,我已经很久没有长时间地连续不断地看到过通透的空气了,而且是差不多20年,空气都没有长时间持续的通透过。

我渴望,期望,盼望着我们国家可以迎来持久的通透空气,这样就可以为几乎绝望的每一天迎来一些炫彩。

这样,哪怕最后我快要饿死,都愿意再拿起画笔,画下那一抹云彩后,融入大地。

既然自然界是这样,那么,在心灵的世界,究竟是什么通透了,才会处处都有风景呢。

我还在寻找,不断地寻找……

作者28岁完成了这一壮举,我读此书时是2014年12月,也是28周岁。当年午夜,坐在宿舍上铺的床上读到半夜,时而兴奋,时而落泪。我的人生,太简单,又太复杂。

这本书用来描述景色的词句太优美,值得学习。作者对故事的叙述也并非干巴巴的演绎,而是夹杂着心理描述,有点像记叙文带散文,游历中还穿插着其他内容。肉体游历着墨脱,精神游历着人生。他写出了一部灵魂游历的著作。

现在,很想和28岁的自己说说话。